您的位置:

首页>生活都市>圣诞夜大战

圣诞夜大战
有个比圣诞节还要更西化的节日,近年才在大专界兴起的,猜到吗?是十月三十一日的万圣节!很多赶时髦的青年男女都学起洋鬼子化个鬼装或戴个面具跑到酒吧去狂欢一夜,相当有节日气氛。

我们这些据说是未来世界楝樑的大学生,这种好玩的玩艺,哪里有不参加的道理。不过有了狂欢便会有后遗症,就是像圣诞节狂欢之后那样,很多女生都会意外地怀孕了,然后很多私家医院就生意滔滔……各位色友当然明白是怎幺一回事,不多说了。

我和女友进大学之后都只是听闻,没真正在万圣节去过酒吧,去年我大学宿舍同房paul拉我带女友一起去。
他说的时候,脸上还带着淫邪的笑容:嘿嘿,我也会带女友一起去,到时趁机……嘿嘿嘿。不用多说,我也明白他这色虫要做甚幺。

他是那种四处拈花惹草的男生,老实说他脸长得俊,身边不乏女朋友,但他立心不良,所有很多认识不久的女友都会失身。

这一次他要带去的女友叫小贞,据我所知他们当时才认识两个月,是另一所大学的学生,生得娇小俏丽的,干他娘的大色狼,他竟然计划在这万圣节吃掉她,我想起来也妒忌得咬牙切齿。

我想女友不会答应,所以想推掉他,他却讪笑我是畏妻号(日本有个洗衣机牌子叫爱妻号),还取笑我是xx大学最后一个处男,气得我想干他十八代祖宗,结果我大声说:好!去就去,到时那个不敢和女友上床的就是死乌龟王八蛋。

我就这样中了他的激将法,等我冷静下来,才想起女友如果不答应,那我就是乌龟了。

我告诉女友时没抱甚幺希望,令人意外的是女友竟然答应了,她说:反正其他人年年去过,我们试一下也无妨,况且……她说得有点脸红,我们关係都那幺亲密了,我还怕你迷姦我吗?我喜出望外,焦急地等夜晚的到来。

我和paul约在大学里的情人草地上集合,这里一到黄昏就特别幽静,草地上又零零落落分布着矮矮的灌木,只要躲坐在一堆灌木丛里干些甚幺别人都不容易看到,所以特别吸引小情侣来这里幽会。我和女友不用说也是这里的常客,我们会躲得远远抱在一起亲热,我有时还会伸手进她衣服里弄她的奶子,不过很少弄她的小穴,因为她很敏感,稍一挖她的小穴,她就会呻吟起来,怕给熟同学听见不好意思。

今天我当然是坐在显眼的地方等他们,女友的投入程度出乎我意料之外,她说要去买画油和画笔,要化个鬼妆去参加万圣节聚会。

paul和他女友在我身后突然出现,我一回头给他们吓个半死,paul化个殭尸妆,还有两个长长的獠牙,他女友小贞却是戴着面具,也是西方殭尸那种,看起来两人还很相衬,小贞穿着低胸吊带长裙,还披着一条围巾,不过掩饰不了她从领巾和裙子之间露出性感白嫩的胸脯,还能看乳沟。

无知少女穿得这幺性感,还不知今晚会给这情场老场夺去贞操!不过我当然也很乐意她穿成这样,使我双眼都舒服极了。

过不久我女友来了,她又是吓我一跳,干她娘的,她戴的鬼面具也实在太恐布了,不但血淋淋的,而且还有一个眼球突到面具外来,还抖着抖着吊着没掉下来。不过令人意外倒不是这鬼面具,而是她穿短裙来,是一件深灰色连衣毛线短裙,露出一大截白嫩嫩的大腿来,到底十月底的夜晚都有点冷,所以她腿上还穿着透明丝袜,丝袜把大腿包得更是细滑。

平常她要去外地旅行才穿短裙,这一次可能是带面具的关係,所以比较放胆些。我和paul和小贞本来坐在草地上,她走过来,我抬头看去,差一点能看到她的内裤,弄得我的裤子胀大了起来,而paul也看得有点失神。

女友手里拿着一瓶油墨蹲下来,很不客气拿起画笔在我脸上涂鸦,paul和小贞不停咯咯笑我,不过当我眼角看到paul的眼神没在看我,而是直勾勾看着我女友。他妈的,女友穿短裙,还要蹲下来,裙子缩得更上去,稍为移动一下双腿,内裤就给这色狼看光了!

过不久,她蹲得有点累,乾脆坐到草地上,干!双腿一开,里面春光暴露无遗,可能她很少穿短裙,而且穿丝袜,所以没有留神,但paul就很留神,我见他看得吞了好几次口水,好像今晚要吃的不是小贞而是我女友,真是他妈的,令我又担心又兴奋!

女友涂了十几分钟,给我镜子照照,她妈的,那里像个鬼面,倒像给小孩涂鸦的画版那样,甚幺东西也有,有屎,有乌龟,有黑眼圈……还要娇嗔地问我好不好看,真是……

我们走到校门口叫了计程车,由paul这个识途老马带我们去某区的地下酒吧,当车到达时,我才知道这地下酒吧真的在某个小商业大厦的地库里,平时走过一定很难觉察,但今天却有不少鬼物走了进去。 paul偷偷告诉我说,这地下酒吧不是因为在地下而命名的,而是里面有不少地下东西可以卖。

进了酒吧,才觉得里面气氛和外面大大不同,整个酒吧都不像酒吧,倒像个disco,播着很吵耳的摇滚音乐,有几个鬼还在狭小的地方里跳舞,灯光闪烁着,有些鬼身上的图案还会发出萤光,当灯光暗下来时,就会看到几个骷髅摇晃着,不过一点也不可怕,倒是令人不禁发笑。

这里有很多洋人,本地人也不少,可能近年慢慢西化的原因吧。

我们找张桌子坐下,叫了一些啤酒,喝一会儿,paul就拉小贞出去跳舞,她把领巾放在座位上,哇,原来她的皮肤也相当不错哩,他们一边跳着舞,一边示意我们一起去玩,我于是也拉女友一起去跳。

到底这里不是disco,所有可以跳舞的地方不大,加上人多就相当挤,我和女友面对面跳着,她后面男人就一直挤着她的屁股,她于是忍不住回头看他一眼,倒是吓了那男人一跳,我说过女友那面具是够恐布的。

有洋人的地方总是玩得很放,有个人扮殭尸还披一件黑外红里的披风,那装束真像电影里的殭尸,比paul扮得逼真,那人倒真的四处找女孩,见到小贞是露肩就慢慢走过来,双手轻抱她的细腰,小贞还真好玩,配合他把头一抑,那人就朝她脖子上吻了一下,那情景真像电影里吸血鬼在吸血,然后那人把她的手举高说:you

are my lady! 四周的人大笑不已然后报以热烈掌声。

其实还有其他人扮鬼扮怪,我和女友正在欣赏这种免费表演时,突然女友啊一声,我和她一起往下看,原来地上有个扮从地底爬出来专门拉人进墓的厉鬼,伸出带着长长指甲的鬼手,抓着我女友的小腿,两只鬼手还不断往上抓。

女友这时已被周围的气氛感染,对我说:哎呀,我被鬼抓进坟墓里了……救我……说完举起双手,双腿向下弯去,干,还真逼真,好像被拖下去那样,我也装着要救她,轻轻拉她的手,当然还是继续让她向下蹲去。

那鬼物见我们喜欢玩,就继续拖着我女友,两手抓住她的大腿,我女友重心不稳,跌坐在地上。我这时觉得那人有意逗弄我女友,遂触发起我淩辱女友的心态,我就装要把女友拉上来,用力扯她的双手,由于她是穿长袖连衣短裙,我这样一拉,她的裙子自然缩上来,加上那人扯她双腿,她双腿一张,女友整个胯间的内裤都露了出来。

女友仍不知道走光,还在假装大叫:哎呀,我快给他吃了!说完便反过身来在地上爬着,好像要挣扎出那野鬼手掌。

这时她的裙子已经给翻到她纤腰上,除了整件内裤都露出来外,还露出一截细嫩的纤腰。她那内裤是那种三角丝质的,那野鬼戴着长指甲的双手刚好搭在她两个屁股上,干!这次真便宜了他。

幸好地上灯光很暗,其他人都在忙玩自己的游戏,没有特别留意,我女友终于连爬带滚站了起来,把裙子拉好。那人见到我女友的鬼脸具,看不到她的真面目,所以没有兴趣再弄她,于是继续向前爬去,找另一个猎物。

当我们都回到座位上时,大家都玩得很高兴,于是再叫啤酒来喝,小贞和我女友两个谈得很兴奋,到底女孩比较多艳遇,很多人喜欢和她们玩,她们也和平时两样,戴了面具好像做甚幺都和她们没关係那样。这时我留意到我女友的丝袜破了好几处,我告诉她,她想起是刚才那长指甲鬼物弄破的,于是匆匆跑去化妆间脱掉。

女友没有丝袜的长腿更加迷人,连paul一边喝酒一边也悄悄地看她。当然我也没便宜他,紧盯着他女友小贞的胸脯,当她笑起来弯下腰时,从她裙子上向进去,两团大奶子露了三分之一出来!

小贞和女友谈得很高兴,于是两人拉着又出去跳舞和玩耍,paul见她们进了人堆中,便从口袋里拿出一包药粉,说:我刚才买的,专门对付辣妹。

说完就在小贞酒杯里倒进去,然后再拿出第二包,说:我看你没经验,不懂买,所以帮你买了。说完向我女友那杯倒去。

我知道那是迷药,但不知道有甚幺效用,连忙拉着他。他说:你想做乌龟吗?我说:不是,不过别下太多。他只倒了半包,说:随便你,只下半包她还会有知觉,万一给她醒来,给她发觉了,后果自负!

我虽然喜欢淩辱女友,但还是很爱这苦追两年的女友,到现在为止还想和她长相厮守,当然不想给这种不知名的药物害了她,所以我坚持只下半包, paul没法子,把另外半包给我,说如果我后侮就把那半包也下了。

不久我女友和小贞回来,一边兴奋讲着自己的游戏一边喝酒,完全没察觉两杯酒都给paul下了药,我们继续开心地讲笑,但小贞开始有点支持不住,整个人累得倚在paul肩上,我女友还笑她酒量差,喝了几杯啤酒就醉了,她站起身想去厕所,结果身体摇摇晃晃快要倒下,我忙扶着她,向厕所走去。

她笑道:原来我自己也喝醉酒了,平时我能喝上十杯啤酒,今天才喝第五杯……呵呵呵,你坏了,你是不是放迷药?我女友不是笨蛋,不过给她揭穿我有点面红,不过她还是很体谅我说:嗯,小笨蛋,我们已经做过,你还想迷姦我吗?我故意点点头,她也只是笑笑,默许我这样做。

我把女友带到厕所外面时她已经左颠右倒,站也站不稳,我看周围的人都乱纷纷的,有些男扮女有些女扮男,所以我决定带她进男厕好了,不想她掉进厕桶里。

厕所里也是昏暗,女友带个面具,虽然有几个男人出入,但也不以为意,我把她半拖半拉进一个厕格,帮她掩上门,不久她便尿完,摇摇摆摆走出来。

竟然没把内裤拉上去,内裤还挂在大腿上,幸好短裙是放下了。

她倚着我,走到洗手盘前,要洗手时因为昏沈沈,所以上半身半伏在洗手盘上。我告诉她还没拉好内裤,她叫我帮她。

我见到有个酒鬼站在站位那里拉尿,我心里又激起淩辱女友的想法,于是把她的短裙拉起来,两个白白圆圆的屁股全都露了出来。其中一个酒鬼看到了,我见他拉尿那鸡巴立即胀大起来,还看得入神,把尿拉到地上去。

我把女友的内裤拉上来,那人也拉完了尿,走过来,欺过身来悄悄对我说:你女伴屁股很漂亮,给我摸一下好吗?我看到女友已经昏沈沈倚在我身边,于是对那人笑笑说:好,就一下!

我没把女友的裙子拉下,所以那人粗大的手掌直接摸在她的内裤上,来来回回地摸着,女友那内裤是丝质的,很薄,我可以从那人脸上的淫笑断定他一定摸得很爽。他见我很大方,就试从女友内裤腰伸手进去内裤里面,我当然没反对,因为我看到女友给别人这样摸屁股,实在太兴奋了。

那人粗手摸捏着她的两个圆圆屁股,手越伸越下,还从两股间压进去。干!干他娘的,简直是太疯狂了,我想他的手指可能已经碰到我女友的小穴,他的手突然向上一提,我女友啊了一声叫我不要在这里玩,虽然她不知道谁在摸她,但还算清醒,所以我忙暗示那人抽出手来,他有点失望,临抽出来之前,还再用力按进我女友两股间,害我女友又叫了一声,当他抽出手来,我见到他食指和中指有些黏液,干他妈的,只叫他摸一下屁股,他竟然连女友的小穴也挖了两下!他还把手指放在嘴里吸吮。

我怕他突然发起兽性奸了我女友,又怕paul在外面等太久会来找我,所以我就扶女友走迴座位。

回到座位,我看到小贞整个头伏在桌上,paul已经替她拿下面具,露出俏丽的脸孔,和她伏姿露出的大半胸脯相衬,竟然也使我对她有点非份之想。

我女友看来也有五分醉,再加上那些药力,已经把头依在我的肩上,我也把她的面具拿下,看她眼睛都睁不开,她把胸前两个肉球贴在我手臂上,使我不断从手臂传来她透过毛线短裙压来软绵绵的感觉。

paul向我挤挤眼,然后叫来酒保低声向他说些甚幺,作手势2字,酒保写一张纸条给他,paul把小贞抱起来,小贞软软地依在他的怀里,他向我示意叫我跟着他,我也扶起女友,还好女友还能有点知觉,所以能给我半拉半走。

我们经过一个窄小昏暗的长廊,转了两个弯,走到下一层,他妈的,这里真的叫地下酒吧,还有下一层呢!下层有两个大汉守门,paul把那张纸条给其中一人,那人用对讲机说些甚幺,虽然是用台语,但我还是听不明白,可能是黑社会暗语吧。

一会儿有个侍应开门招呼我们进去,连过两道门,进去时便听到四周有很多淫声,一个个布帘分隔的床位至少有二、三十个,有点像大病房里的床位那样,布帘之间有个左转右转的通道,只不过这里灯光昏黄,还有摇滚音乐声,不算太大声,和那能淫声夹杂着,倒是一片淫靡的声音。

我们走过好几张床位,偶然看见布帘没拉好,可以从隙缝间看到里面男人骑在女人身上的情景,这里都好像不设防的,随时那个人都能拉开布帘进去,只是气氛太淫蕩,谁都在顾着干自己的女友,哪里有空理别人?

侍应带我们到某个角落指其中一个床位,布帘上有个小牌子写19号,paul因为小贞完全昏沈,他抱不到,所以先把小贞拉进床位里,把她放在床上,又走出来,因为我们是在不同床位,我这新来的当然要他陪我,于是他帮我扶着我女友跟侍应转个弯,不太远就到了,是23号床位, paul很有经验地拿张纸币给侍应作小费。

我们进了床位,我见到女友也像小贞那样昏沈沈的,paul比我矮一点,所以我们一起扶我女友,女友身体却都靠在他身上,右边胸脯贴在他身上,我故意没力,结果到床前时,女友全身都倚在paul身上,他连忙把她抱着。我说:对不起,我没力了。paul怪笑说:你不要介意女友给我抱抱就行。我说:没问题,反正大家都同室半年,很熟了,还要麻烦你帮我把她抱上床。

paul好像求之不得那样,身稍弯低抱起她的腰,然后把她放在床上,我女友躺下时,paul假装没力也整个人跟着压下去,干他妈的,他的脸正正贴在我女友线裙上胸前隆起那两个乳峰上,好一会儿他才站起,我女友的短裙给他的动作拉扯缩了上去,内裤都露了出来,两条赤条条的圆嫩修长美腿都暴露在paul面前。

paul贪婪地看着说:哇塞!你女友的大腿真美……说完趁机在她大腿上摸了几下,又说:你让我亲近一下你女友,等一下给你亲亲小贞。

paul这色狼其实很哈我女友,我就趁机让他得尝所愿,一方面当是多谢他今晚带我们来玩,让他花费不少;另一方面,我看女友给别人玩弄自己也会相当兴奋。我于是答应他,说:不过要点到即止。

他已经没多理会我的话,双手就在我女友光滑的大腿上抚摸起来,很快他的手指已经来到她的大腿根部,在她大腿内侧抚摸着。

我看自己女友给室友这样抚弄,觉得很兴奋,就走过去,一边抚摸女友的胸脯,到底是隔着衣服,感觉不够真实,于是就拉开女友背后的拉鍊,从她背后解开她的奶罩,她那天穿着没吊带的奶罩,所以解开釦子一拉,整件奶罩扯了出来。

我的手回到她的胸前,现在虽然隔着毛线裙,但感觉很直接,能够感受到她两个乳房的柔软和突起的乳头,paul见我玩得高兴,他也伸出左手来和我分一杯羹,见他肆意地揉弄我女友的胸脯,我心里又妒忌又兴奋,很有快感。

他右手仍继续在她下体那里玩着,他手指在她两腿间的部位按着揉搓着,我女友有反应,从鼻孔里哼出声音来,paul就更高兴地在她私处部位按下去,内裤出现了一个深坑,里面的蜜汁还把丝内裤浸湿,显得半透明,里面黑黑的阴毛也若隐若现。

他的手指在她内裤边沿弄着,突然朝里面一挤,手指从内裤边挤进我女友的小穴里,她在朦胧间哼了一声,我忙叫paul退出来,paul爱不释手,不过还是抽出手来,说:你真小家,让你先来搞我女友吧,等一下再来你这里。